飞行五小时,乘车300公里,钟先生的寻根之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——岭南。钟先生生长在北方,从小就常被祖父提醒你是个岭南人。祖父实在年迈,老得甚至记不清自己的年岁,也记不出当初踌躇满志走出来的寨子隶属于哪个城市,却独独叨念着要回岭南,回老家。岭南,魂牵梦萦了25年,钟先生终于寻根而来。 习惯了北方的干冷与雾霾,初到岭南的钟先生觉得带季风气候十分宜居。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,写出这般哀婉意境的大家汤显祖,正是岭南人。多雨的气候,湿润的风,钟先生在岭南游遍了祖父提到过的地方:景苏楼、冼太庙,也去了许多岭南园林和南粤先贤馆。能够这样毫无顾忌的周游,全靠提前订好了酒店,出行之前,钟先生就已订好了岭南的千景酒店。对于只限于耳闻的遥远故乡,钟先生对于岭南的印象全靠祖父的只言片语,但是当踏进千景酒店的第一刻,钟先生才真正有种回家的感觉,仿佛感觉到自己此刻才真正成了岭南人,此时才是真正归来。

 

外出回到千景酒店,走在酒店大堂,遍能最直观的体现了岭南建筑高屋建瓴的宽阔豁达。并不一定要富丽堂皇,却有着古朴的神韵和中西方建筑的完美交融。见惯了巴洛克水晶吊灯和洛阳宫灯,千景酒店内岭南特色花灯惟妙惟肖,静守着一盏光明。在千景酒店,岭南艺术底蕴随处可见,甚至随便一个转角处,都会邂逅一幅撞水撞粉的岭南画派作品,或是一个彩笔为针,丹青作线的广彩作品。

 

千景酒店房间内更有岭南人家居摆设的风情,实木桌上的雕刻古朴素雅,陶瓷瓶内的常青竹把岭南的文风软雨带进了房间。甚至床上的装饰条上都有锦鲤戏水的广绣图文。躺在这样的房间里,钟先生想起临行前祖父的期盼。不是那甘甜的清泉水,不是那群山环抱的登高之心,不是一曲山歌,不是一包特产。祖父魂牵梦萦几十年的,是家的感觉。家中的舒适与安逸,就如同在千景酒店,仿佛长久住在这里一样,你所需要的东西,刚好就在手边。

岭南有什么?不必走太多地方寻找答案,千景酒店的每一个白天黑夜,都诠释着岭南生活的真谛:高屋建瓴显家韵,竹楼小筑亦安家。

 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