泸沽湖位于四川省境内,是一个非常唯美的旅游胜地,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非常悠闲从容,人和自然可以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在这里聆听大自然的声音,下面给大家分享泸沽湖2017年自助游旅游攻略。

在车前挡风玻璃导航的手机因为过热无法使用,不得不把手机放在空调出风口降温。

 

飞度这车挺好,除了没有倒车雷达、自动泊车、车道保持、车距监控、盲区监测、定速巡航这些功能以外,就是动力弱了一点。以至于我开着空调的时候大部分车都超不过去,只有在要超车的时候把空调一关,再降档加速超车。

每次超车都让我一身大汗,不是因为紧张,而是因为关了空调的效果立竿见影,能量守恒定律从来就没有失效过。

所有电影类型里,公路片是我喜欢的一种。一个人无法演绎公路片电影,总不能从头到尾都是单口相声,两个人是最常见的搭配。不管什么性别,路上有个人聊天扯皮,都好过一个人孤独的像一条狗一样。

我不孤独,只是不能疲劳驾驶,开累了就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睡上半小时继续开。或者停在那些挂着招牌【加水】的休息区,看看远处的大山,看看那些路过的车辆和乘客。

里格半岛

到达泸沽湖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。

在太阳底下满湖边找住宿是件不容易的事情,那种只要能看见湖的客栈都超出预算。

客栈的老板们用着机械的语调说着房价一分都不能少。

 

对于失业的我来说,能省则省。

在一个风景好看的地方,我却要满头大汗地背着包寻找便宜的住宿。

难道此刻不是应该坐在湖边最好的客栈里的院子里看着湛蓝的湖水,优雅的品尝着泸沽湖最好的咖啡吗。

住下来之后,要解决吃的问题。

 

有许多湖畔烧烤,点了半碟烤乳猪和鸡没有吃完,让我内心纠结半天,要么撑死,要么浪费,还有个声音说,做个人见人爱的胖子也好过台风天不敢出门的瘦子。

喝着云南啤酒,傍晚湖畔的凉风吹过,我泪流满面。

 

不是因为感动,而是风吹过木炭的烟全飘到我眼睛。

里格半岛不是拍摄日落的好地方,太阳不是落入海平面,而是落山。所以阳光依然很强烈。

身后弹着吉他唱着歌的男歌手,也开始谢幕。

围观的人群开始散开。

转身离开,分手说不出来,海鸟跟鱼相爱,只是一场意外。——《珊瑚海》

每天都在上演日落和谢幕。

每天都在循环,生生不息。

小落水村

泸沽湖的走婚实际已经名存实亡,但家里当家的还是属于阿妈。

第二天一早到小落水村住,期望找个便宜点的客栈。

在第一家客栈问的时候,老板说没房了,但是好心提醒我,里面有一家不要去住。但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要住。

我说哦。

在第二家客栈问的时候,老板说没房了,然后好心提醒我,里面有一家是专门接待旅行社的不要去住。

我说哦。

在第三家客栈问的时候,老板说没房了,一番好心提醒我,里面有一家是专门接待旅行社的,住宿条件不好,全是游客,不要去住。

我说哦。

从第三家出来的时候,我的脑子里已经塞满了问号,那个接待旅行社的客栈,为什么不能住,是闹鬼么。

问到第四家客栈,一看院子里大白天的没有什么人,也没见到有晒太阳的住客。

只有两个姑娘在忙前忙后地收拾各个房间。

 

我往院子里一站,有没有房住啊?

一个姑娘立刻跑出来,短短的头发,瓜子脸。(后来她说可以叫她卓玛)

说房子不多了,这里快住满了。

我一看,每个房间都是空的,觉得很奇怪。

姑娘,演聊斋吗?这哪有人住啊。

姑娘用手擦去额头的汗水,客人都是晚上才到的。

晚上才到?不会是半夜12点之后才到的吧,让人浮想联翩啊。

哦,原来你们家就是隔壁老板说的不能来住的地儿啊,我心里嘀咕着准备换下一家继续找。

姑娘说,不过我这有一间房,没有打扫。要不给你住,80一晚,在二楼,是个阁楼。

既然是房间,肯定可以住的嘛,条件差点没关系,总好过睡那个飞度,再睡我就要飞度了。

在听惯了几百起的住宿报价后这种巨大的心理价差,感觉有个很大的便宜等着我捡。

我赶紧拿了100元过去给姑娘当订金。

姑娘却是没想到这年头还有这么傻没看房就交钱的主,有点措手不及,说不用,晚上直接过来住就行,上午还要打扫打扫。

我却是怕姑娘反悔,坚持让她收下。

然后开心地去环湖游荡。

乘着风游荡在蓝天边,一片云掉落在我面前,捏成你的形状,随风跟着我,一口一口吃掉忧愁。——《星晴》

 

我愉快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,打算睡个午觉休息休息,下午再接着出去游荡。

回来的时候,依旧是院子里空荡荡。两个姑娘还在忙碌地收拾房间。

卓玛跑出来看到是我,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,哎呀,忙了一上午,还没有整出你的房间来呢。

我说不是吧,一个上午的时间盟军在诺曼底都成功登陆了,你作为老板怎么事必亲躬?

卓玛说,现在请不起人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我说,那看看房间吧。

卓玛说要不给你换个房间吧,这个房间很久没住人,里面条件很差,我给你安排个豪华房间,就收你180元。

我说我在亚丁都睡过牛棚地铺,这算什么,你这好歹还是二楼。

这是一个单独的二层楼。楼下是个客栈的小酒吧,给我的房间是楼上的阁楼。

不过等我上二楼看看,下来的时候我就改变主意了。房间不大,但高度太低,我要弯着腰进去,在里面只能躺着才行。

房间狭小到只有一张床垫在楼板上,到处积满的灰尘在逆光下飞扬,好看得很。

我说卓玛,你这二楼的房间也太低了,要弯腰才能进门啊。这哪里住得了人,明明是猪圈嘛。

卓玛说,我们客栈名就是猪槽啊,你回头看。

我回头一看,院子里墙上挂着大大的金字招牌:猪槽。

我有点眩晕,恍惚中似乎看见五彩祥云。

我说,那你给我看看那个豪华房间吧。

豪华房间外面有一个大大的木头躺椅,阳光可以照射在上面,房间里面确实很大,还有个小小的客厅,还有卫生间。和之前的房间有强烈的对比,实在是很容易下决定。

卓玛和另一个姑娘还没有吃中饭正准备吃泡面,我把中午打包的还有大半碗的摩梭香肠拿过去。

 

两姑娘一边很客气地说,这多不好意思啊,一边把手伸过来。

两位姑娘真是太实在,我其实只是想把那些打包的分点给她们,剩下的留着晚上喝点泸沽湖的小酒,结果她们全收下了。

另一位姑娘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,一看就知道是来体验生活。

她说她来自上海,刚辞职,在这里已经住了二十多天,就帮忙做服务员,这样也不用交住宿费。

我心里想,这也很不错,要不我也留下来。

晚上一辆旅游巴士开进院子里。呼啦下来的人一下就到个各自的房间去了。过了会才陆续出来在院子里坐着聊天。

在小落水村,天黑以后没有任何景色可看,湖边的寒气逼人,没有什么好逛,不如在人堆里聊天。

两位姑娘也来聊天,卓玛说起自己还在昆明读大学。一个中年女游客说卓玛你真漂亮,头发剪得这么短,穿着打扮这么时尚,不像摩梭人。

卓玛一脸羞涩。

一个中年男游客问现在有男朋友么。

有人抢答,这还用问吗?现在读大学的妹子哪个没有男朋友,大家都与时俱进,个个都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。

卓玛又是一阵羞涩。

女游客说,你怎么不是长头发啊。卓玛说我是啊,后来我觉得太麻烦了,就自己剪掉了。

女游客说,头发剪得真好。

卓玛继续羞涩。

卓玛说告诉大家一个秘密,大家一听秘密,立刻都没有了睡意。

卓玛说短发是自己剪的,但是没有剪好,为了让刘海好看些,就把刘海里面的头发给剪短了一截。

说完还弄起额头上的刘海给大家看,果然那里少了很多头发,只不过因为藏在里面所有外面看不见。

切~,这算哪门子秘密,大家刚起来的兴趣立刻就没了。

最后大家叹了口气,还是去睡觉吧。

思绪不断阻挡着回忆播放,盲目的追寻仍然空空荡荡,灰蒙蒙的夜晚睡意又不知躲到哪去,一转身孤单已躺在身旁。——《回到过去》

杨二车娜姆的家

杨二车娜姆的家在泸沽湖一个绝佳的位置,面向南方,正好可以看到日出。

环泸沽湖

 

环泸沽湖有几种交通工具,自行车、摩托车、汽车。

有汗淋漓的骑着车,有人带着头盔骑着摩托。

夏天的泸沽湖,到处是花草。

沿着湖边一路行驶。

最合适的季节应该是秋天。

每一次难过的时候,就独自看一看大海,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,有多少正在醒来。让我们干了这杯酒,好男儿胸怀象大海。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,这笑容温暖纯真。——《曾经的你》

卓玛

 

次日早上,小落水的日出。

收拾好东西,准备离开泸沽湖。

 

为了阻挡那强烈的紫外线,我戴着遮阳帽,头巾,太阳镜。

快干衣把手臂包的严严实实,保证即使是我妈都认不出我来。

和卓玛道别之前,卓玛看我拿着单反,就请我帮她拍些照片。

我心想,给你拍几张照片啊,就是按几下快门,这个好说。

我说好吧。

卓玛姑娘说,那我去打扮一下,换件衣服 ,等我哈,不要很久 。

单纯的我至少等了快一个小时。

以后都再也不信姑娘说的话,尤其是那句,等我一下,不要很久哦。

等她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穿着摩梭族的服饰,她过节才穿的服装。

还带着一个筐,总想拿着个筐做道具,这让我很是光火。

在我强烈的谴责之下,她才恋恋不舍的把那个五彩缤纷的筐给放开。

不过看她穿得这么认真和正式,我怎么好意思敷衍地按快门。

回程

 

这一拍就是几个小时,到了中午,要开启赶路模式。

回丽江路上因为手机导航过热的问题,开错路——差点开到四川。

越走越偏,偏到在路上开了半个小时都看不见一辆车。

傍晚从山区出来终于看见一个修车铺。

让修车铺老板检查一下车况,车前杠有点松。

我问老板,你这修车贵不贵啊。

老板说,放心,我从来不坑人。

然后老板安排了一个面容黝黑的师傅来检查。

等的无聊,于是我打算和黝黑的师傅聊天,说了半天,师傅都没理我。

老板说,那是个越南人,不会说中国话。

老板说,现在很多外地人啊,回昆明的时候都路过我这修车。

我说,这山路不好走。

老板说,是啊,那些人还开的飞快,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

我一阵心虚。

老板说,你是在昆明读大学么。

我说,是啊是啊。老板你眼光真独到。

老板说,好了,车没有问题,车前杠掉了个螺帽,已经装好,10元钱。

历尽千辛回到昆明,已是半夜。

 

在机场还了车。

起飞后,我看着地面上那些越来越小的建筑。

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我要工作。

我爱工作。

作者 admin